美国留学网,留学美国,美国留学

美留网
当前位置:

留学资讯>

新闻详情

美本标化北美SAT考情回顾机经真题解析
浏览次数: 801
作者: 小本
发布时间: 2022-05-09 16:44:57
美国留学网——美国留学官方网站(教外综资认字【2000】第18号)专注于美国中学、本科、研究生以及美国高端名校留学服务,涵盖前期咨询、申请规划、评估选校 、文书写作、材料寄送、奖学金申请、签证辅导、抵美后续等项目内容!美国留学网逾30000录取榜单中,30%以上的学生喜获高 额奖学金,50%的学生获全美Top50名校offer,100%的学生如愿实现美国留学梦想!18年留学行业经验,值得信赖的权威留学品牌,美国留学网金牌顾问团队竭诚为您服务!

美本标化北美SAT考情回顾机经真题解析

2022年5月北美SAT在北京时间凌晨刚刚结束,土生土长的美国考生纷纷表示读伯克的文章真是全程高能,齐声直呼brutal。我们查一下字典,brutal的本意是savagely violent,还有一个意思是punishingly unpleasant or hard,经常用来形容考试或书本、文章超难。美国本科留学

阅读部分

整体难度较大,伟大文献双篇难度极大,自然科学文章也较难,只有小说相对简单。

Passage1 小说

这篇小说我们没有找到原文,只能根据几位同学的回忆做最简单的回顾。讲一个上海的孤独男人,要从黄浦江一边的住所搬到另一部的住所去,找了一个算命的朋友算命,说他会遇到好事。

搬完以后,他觉得新的街区人没有原来的住所那里人多,且房间暗,心情低落,虽然在阳台窗沿上摆上菊花(他喜欢宋代女词人李清照歌咏菊花的词),窗沿上的花朵好像也不能使他的房间明亮,不能带来希望,反而让房间像一个墓地(墓地上通常会摆菊花)。

没想到后来他真的像之前算命的所说的那样,认识了一个女性邻居,心情好了一些。

Passage 2 行为学

讲研究表明,人的触觉和视觉可能是相通的。

人对自己由视觉得到的信息,也就是自己看过的东西,可以记住多久?对这个问题,科学家们研究得还算比较多。人对自己由其他感官(听觉、嗅觉、触觉等)得到的信息,也就是自己听过、闻过、摸过的东西,可以记住多久?

对这个问题,科学家们研究得是很少的。于是就有几位科学家想研究研究触觉。之前人们的大概印象是,看过什么东西,可以记很久。摸一样东西,只有当时有感觉,来源于摸的信息,忘得非常快。真的是这样吗?几位科学家设计了一套实验,想搞清楚这个问题。

科学家们这次做的第一波实验是这样的:请一些人来,用布蒙住他们的眼睛,让他们蒙着眼睛摸168样日常生活用品(比如笔、杯子),每样摸10秒钟。在摸之前就告诉受试者:“认真摸啊,摸完了要考你们记不记得自己摸过什么。”所以,受试者在摸的时候就会很注意自己所摸物品的质地、形状和重量。

摸完168样东西以后,不摘下蒙眼布,而是立刻考受试者的短期触觉记忆。具体方法是,让受试者手里拿着两件东西,一件是之前他刚刚摸过的168样东西中的一件,另一件是和那件东西只有细微区别的一件东西(之前受试者没摸过)。然后问手试者:“你手里现在拿的两件东西,哪一件是你刚才摸过的?请指出来是哪一件”。

就这样,把刚才摸过的168样东西中的82件,都配上一个有细微差别的东西,让受试者同时拿着两件差不多的东西,问受试者:“你手里现在拿的两件东西,哪一件是你刚才摸过的?请指出来时哪一件”。这一轮,一共考每个受试者82次。结果是,受试者指对的概率高达94%。

一周后,再把这些受试者找来,把他们上周摸过但没考过的82件,也分别配上一个有细微差别的东西,让受试者蒙着眼同时拿着两件差不多的东西,问受试者:“你手里现在拿的两件东西,哪一件是你上周摸过的?请指出来是哪一件”。这一轮,再考每个受试者82次。结果是,受试者指对的概率略有降低,但是仍然高达84%。

科学家们还想知道,如果不提前跟受试者说,摸完了会考他们,那结果会怎么样呢?另外,如果摸完了再考受试者记不记得自己摸过什么东西的时候,不是让他们再摸一次自己摸过的东西,而是让他们看自己摸过的东西,那结果又会怎么样呢?

于是又另外找了一些人来,实验步骤还是和第一波实验的前半部分一样(摸168样东西,每样摸10秒),但是这次不提前跟受试者说,摸完了会考他们,而骗他们说,“让你们摸这些东西,是为了做审美判断方面的研究,请你们在摸的时候,根据所摸物品的质地、形状和重量给每样物品令人愉悦、舒服的程度打个分”。

过了一周后,把这些受试者都找来。让部分受试者蒙着眼手里拿着两件东西,一件是上周他们摸过的168样东西中的一件,另一件是和那件东西只有细微区别的一件东西(之前受试者没摸过)。然后问受试者:“你手里现在拿的两件东西,哪一件是你上周摸过的?请指出来是哪一件”。结果是,受试者指对的概率是79%。

对另一些受试者,让他们看两件东西,一件是上周他们摸过的168样东西中的一件,另一件是和那件东西只有细微区别的一件东西(之前受试者没摸过)。然后问受试者:“你现在眼前看到的两件东西,哪一件是你上周摸过的?请指出来是哪一件”。

受试者指完以后,再多问他们一个问题:“你刚刚的回答是因为你确实清楚记得上周从摸过的那个东西的某个细节?还是因为模模糊糊感觉你指的的东西和上周摸的东西相似?还是完全瞎猜的?”结果是,受试者指对的概率是73%。

而且,对最后一个问题回答自己确实记得的,指对的概率就最高;回答自己只是模模糊糊感觉的,指对的概率就低一些;回答自己是瞎猜的,指对的概率最低。

这说明,受试者对自己的触觉记忆,自己心里是有数的,触觉记忆的牢固度也确实决定了受试者答对的概率。另外,即使回答自己是瞎猜的,指对的概率也比50%高(这说明即使认为自己是瞎猜的人,其实也不是在瞎猜,因为如果真的是瞎猜,那指对的概率就应该是50%)。

以上实验结果表明,人脑具备毫不费力、自动通过多种感官接收大量信息并储存这些信息的能力。这一研究发现对现存的几种以认知模式和神经模式来解释人类记忆存储和唤醒的理论,提出了质疑。

因为这些理论所主张的模式都无法解释人脑为什么可以储藏那么大量的信息。在经过上述实验后,科学家们有了一个猜想,就是人的大脑之所以储存如此大量的信息,其功能是为了指引人的行为,并有助于下意识地对人的行为进行精细的调节。下一步,科学家将进一步研究这个猜想。

Passage3 自然科学

讲科学家用烟草做实验,研究用植物生产蛋白质。

数千年来,植物一直为人类提供食物,但通过基因调整,它们还可以生产埃博拉疫苗等蛋白质、对抗一系列条件的抗体,现在还可以生产纤维素酶,用于食品加工和分解作物废料以制造生物燃料。

今天,在《自然植物》杂志上,康奈尔大学和伊利诺伊大学的一个研究小组宣布,作物可以在称为叶绿体的细胞动力装置内廉价制造蛋白质,从而使作物能够在农田中广泛种植,而不是在无成本的限制性温室中种植。

研究科学家贾斯汀·麦格拉斯(Justin McGrath)说:“这项研究显示,通过以比当前生产方法低几个数量级的成本生产药用和工业蛋白质,有可能改善人们的生活质量。”他的工作得到了IGB研究员项目的支持。

“目前,蛋白质生产每克成本可能高达数百至数千美元,但我们估计,这种新方法将把成本降低到每克仅几美元,使生产能够成倍增长,以满足市场需求。”麦格拉斯最近也接受了威尔/伊利诺伊州公共媒体的采访,采访可在这里查阅。

通常,这些蛋白质是通过细胞培养产生的,酵母或其他微生物在细胞培养中批量生产蛋白质。编码这些蛋白质的基因位于烟草叶细胞的细胞核中,但每个烟草叶细胞只有一个细胞核和一个DNA拷贝来制造蛋白质,从而限制了可以产生的蛋白质量。这些植物必须在密封的温室中生长,以防止基因从花粉中逃逸。

在这项研究中,该团队设计烟草,在作物叶绿体中产生纤维素酶蛋白质,植物在叶绿体中通过光合作用将阳光和二氧化碳转化为能量。每个叶细胞包含大约100个叶绿体,其中包含数千份叶绿体DNA,这些叶绿体DNA与能够产生大量蛋白质的核DNA分离。

伊利诺伊州Ikenberry大学作物科学系主任斯蒂芬·朗说:“鉴于全球社会承受的巨大健康成本,种植更多烟草的想法不仅不好,而且丑陋。但是,这忽略了一个事实,即烟草作为一种培育出大量烟叶的作物,可能是一个永久工厂。”

“花粉中不含叶绿体,因此有可能在田间培育这种转基因烟草,并将曾经用于香烟和雪茄生产的土地转变为蛋白质工厂,从而改善我们的健康和工业效率。”

然而,叶绿体DNA编码光合作用所必需的蛋白质,光合作用为包括蛋白质生产在内的所有植物生长和生产提供能量。这项研究询问叶绿体中蛋白质的产生是否会影响光合作用和生长。

为了找到答案,该团队在伊利诺伊州能源农场种植了经过改造的烟草,在现实世界的农业条件下生产纤维素酶。虽然他们检测到一年内对光合能力有轻微影响,但两年的产量都没有明显差异。美国SAT

麦格拉斯说:“我们首次表明,在田间栽培中可以生产大量重组蛋白,这不会影响光合作用或作物生产力。”。“这项研究为更广泛的叶绿体蛋白质生产测试打开了大门,并最终打开了对社会有益的烟草领域。”

Passage4 伟大文献(双篇)

关于英国议会应不应该实行“普选”popular election,第一篇文章的作者是埃德蒙·伯克,认为普选弊大于利,议员的任期(parliament range)应该长一些。

第二篇文章的作者是另一位议员,他认为普选可以使得议员更加重视与民众的利益,且议员的任期应该短一些,否则会引发腐败。一道题目考到伯克在文章中说议员是民众的faithful watchmen的理解。

按照人民的意愿和利益进行治理,是一个伟大而光荣的政府目标。这个目标只能通过普选来实现;而普选是一个巨大的邪恶。虽然很少有国家的君主最初不是选举产生的,但现在很少有国家是选举产生的,这是一个如此巨大的罪恶。

它们是破坏了所有自由州的选举的产物。治愈这些犬瘟热即使不是不可能,也是困难的;因此,拯救英联邦的唯一办法就是防止他们过于频繁地返回。

所考虑的目标是,尽可能频繁地让议会参与公共事务,而不分散议会的注意力:一方面,确保议会对人民的依赖;另一方面,让他们心平气和,安居乐业,使他们能够以精神、效率、独立性和经验,作为真正的公共顾问,而不是作为永久选举的拉票人,履行世界上最艰巨、最痛苦的职责。

明智的做法是尽可能多地罗列好的结果,看到双方都有不便,都有好处,就放弃一部分好处来缓和不便。完美的疗法是行不通的;因为这种疾病对那些可能单独从中获得治疗的人来说是珍贵的。我们所要做的最大努力就是缓和、缓和、缓和,把宪法的邪恶之日推迟到最晚的时刻——但愿这是一个非常晚的时刻!

我担心,这项法案会引发两种后果之一——我不知道哪一种最有可能,哪一种最危险:要么是王室凭借其一贯的、公开的权力、影响力和收入,在选举中击败所有反对派,要么是一种暴力和愤怒的大众精神会出现。

为了让我满意,我必须看看补救办法;我必须从它们在治疗旧的邪恶和那些与所有治疗方法密不可分的新的邪恶中的作用来看,它们是如何相互平衡的,以及总的结果是什么。数学和形而上学的优点在于,你面前只有一件东西;

但他在所有道德研究中形成了最好的判断,在他面前的一种观点中,他有最多数量和最多种类的考虑,并且能够最好地考虑所有中间结果。

我们反对党不是该法案的朋友,我们至少向人民保证我们的正直和诚意,即在我们有计划地反对现任部长的情况下,我们要使其生效的所有希望都取决于公众的利益和支持,我们不会以放弃我们不受影响的判断和意见来讨好他们;

我们提供了一种保障,即如果我们处于另一种情况,对任何其他权力和影响的奉承都不会诱使我们违背人民的真正利益。所有人都同意,议会不应该是永久性的;唯一的问题是,什么时候最方便-对此有三种观点。

我们也一致认为,这个词不应该被选为最有可能传播腐败的词,也不应该被选为扩大王室已经过度增长的影响力的词。

根据这些原则,我打算辩论这个问题。假装热爱自由是很容易的。那些认为自己不太可能履行承诺的人,无论是因为他们已知的无能,还是对承诺的履行完全漠不关心,都不会忘记最崇高的理想。它们当然是最似是而非的;

而且,它们既不需要对框架进行反思,也不需要费心修改,也不需要管理来支持。这项任务对于那些不想承诺任何不符合他们意图或可能有能力履行的事情的人来说是另一种性质的,对于那些受约束和受原则约束的人来说,这项任务与其说是为了欺骗理解,不如说是为了侵犯其他臣民的自由。我们应该监督人民的权利和特权。

但是,如果我们有资格胜任这项工作,我们的职责就是向他们提供信息,而不是从他们那里获得信息:我们不能向他们上学,学习法律和政府的原则。

在这样做的时候,我们不应该尽职尽责地为人民服务,但我们应该卑鄙地、可耻地背叛人民,他们在本质上没有能力为人民服务,在任何情况下,宪法也没有要求他们这样做。我虔诚地尊重人民的意见,怀着近乎迷信的敬畏之情。

如果我在他们高呼或贬低人、事或观点时改变了立场,如果我在每一次改变中摇摆不定、摇摆不定,加入其中,或反对任何低微的兴趣或激情,如果我给他们带来了我知道我从来没有打算过的希望,或承诺了我深知无法实现的东西,我会羞于在他们面前露面……

议员的任期应该长一些,否则假如一年一改选,议员就会把大量的时间、精力、心思用在怎样讨好选民,赢得连任上去,这样就会使得议员不职业,造成大大的浪费,也会造成议员只想着赢得选民,而不能坚持独立思考。

选民们需要议员的忠诚,但是更需要的是议员的专业性,议员的独立思考和审慎判断能力。

Passage 5 自然科学

讲一个年轻的科学家最近发现人类地衣的定义居然错了140多年,其实里面有三样东西,不只两样东西。

地衣这种生物,一般贴在木头、树干和石头表面长,会把底下的东西完成覆盖住。远看,你会觉得地衣脏兮兮的,不值得关注。近看,你会觉得其实地衣非常美丽。

地衣的形态和颜色多种多样,有的像卷起来的彩漆皮,有的像珊瑚枝杈,有的像粉末,有的像蕨类的叶子,还有的像身体蠕动的小虫子。地衣不仅外表美丽,生命力还特别强。地球上有些角落,任何动植物都无法生存,地衣却可以生存。

一种像蕨类的地衣地衣不仅是生命力强,它在整个生物学的发展史上也有重要意义,因为“共生”(symbiosis)这个概念,就是从地衣上发现的。在大概1860年的时候,当时的科学家还以为地衣是植物的一种。

1868年,瑞士植物学家西蒙·施文德纳提出,地衣根本不是一种植物,而是真菌和藻类的复合体。当时整个科学界对“共生”这种现象还不了解,因此有很多科学家反对施文德纳的提法。但施文德纳和其他一些支持他的科学家借助高倍望远镜成功将地衣中的真菌和藻类分开了,左边摆着真菌,右边摆着藻类,这样反对施文德纳的科学家就都信服了。

施文德纳做出的发现功劳很大,但是他有一个地方搞错了:他认为是真菌俘获了藻类,真菌和藻类两者之间是奴隶主和奴隶的关系。

经过进一步研究,其他一些科学家证明,两者之间是互助合作关系:藻类进行光合作用可以给真菌提供一些营养物质,而真菌可以给海藻提供一些矿物质、水,还可以给藻类提供“房子”。在此之前,整个生物学界都没有见过这种两种生物互相合作着生活的情况。

这是一种全新的现象,需要一个全新的名字。两位德国科学家想出来一个新名词——“共生”。

在此之后,科学家们发现生物界存在很多种共生关系。比如,人/动物及其体内的多种细菌,就是一种共生关系。

一些藻类和珊瑚之间,也是。不过最开始还是从地衣上发现的。后来,生物学的教科书就这样写了:地衣是藻类和真菌的复合体。150多年来,都是这样写的。但是这个定义也一直有一个问题,就是科学家们始终不能在实验室“养”出地衣来。

本来,如果我们知道某种地衣是某种藻类和某种真菌的复合体,那我们在实验室里,把该种藻类和该种真菌放在一起,就应该能用人工方法养出该种地衣来啊。可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始终办不到,那究竟是为什么呢?

有科学家怀疑,是不是少了一样东西呢?这共生不是藻类和真菌两样东西的共生,而是三样东西的共生?但是大家只是这样想,并没有找到。从小没有上过正规学校的托比·斯普利比勒,发现了这第三样东西。

托比证明,几乎所有“大地衣”(体积最大、所含细分小种最多的一大类地衣),都是藻类加一种真菌再加一种真菌三样东西的共生。托比2011年在德国获得博士学位后,回到家乡美国蒙大拿州继续研究地衣。

他加入了另一位科学家主持的实验室,专门研究共生现象。这位科学家叫约翰·麦卡钦,他建议托比借鉴一些现代遗传学方面的知识。蒙大拿州山区的树林中有两种地衣,都是挂在树枝上的。两者的外观差不多,都像乱糟糟梳不齐的假发。

不同的是,第一种叫Bryoria tortuosa ,呈黄色,含一种名叫“普尔文酸甲酯”(vulpinic acid)的剧毒物;另一种叫B. fremontii,呈深褐色,不含“普尔文酸甲酯”。这两种地衣被发现已经将近100年了,科学家一直把它们当成是两个不同的种,但是最近的研究发现两种地衣所含的真菌是同一种,所含的藻类也是同一种,那按照“地衣由一种真菌和一种藻类构成”的理论,这两种地衣就应该是同一种地衣啊,那为什么它们颜色不一样,而且还一个有毒,一个没有毒呢?美国SAT阅读

上为B·fremontii,下为Bryoria tortuosa,绿色发光小点代表显微镜下观测到的担子菌基因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托比就看了一下两种地衣是不是包含什么不同的基因(根据基因看两种地衣是不是包含什么不同的真菌),结果没有找到。

然后他发现自己可能犯了一个错误。按照以前的发现,所有地衣里所含的真菌都属于“子囊菌”(英文为ascomycete,子囊菌只是真菌下面一个纲再下面一个门),所以托比受到这个先入之见的影响,也只注意比较了这两种地衣是不是包含不同的子囊菌。

后来托比想,那万一这两种地衣包含其他真菌呢?于是,托比开始注意利用基因技术比较这两种地衣是不是包含不同的其他真菌。这下,马上就发现,这两种地衣包含两种不同的“担子菌”(英文名为basidiomycete,担子菌是真菌下面另一个纲另一个门)。

但是还有一些其他可能。比如只是地衣沾上了一点担子菌,或者是地衣感染上了这种真菌,总之可能担子菌是后来长到这两种地衣上去的,可能担子菌并不是这两种地衣的必要构成部分。为了排除这些可能,托比就把这两种地衣上的担子菌都去掉,然后发现本来含有“普尔文酸甲酯”的那第一种地衣就不含了。

而含有“普尔文酸甲酯”是第一种地衣的基本特征,这就说明担子菌是该种地衣的必要构成成分了。这就是让托比茅塞顿开的一刻。后来,经过深入研究,托比发现,这两种地衣都含有担子菌,含担子菌量小的,就呈深褐色,无毒;含担子菌量大的,就呈黄色,有毒。

托比在自己整个职业生涯曾经搜集了45000个地衣样本,于是他就仔细在所有这些样品中找,看有没有担子菌,结果发现,在几乎所有“大地衣”都含有担子菌。

一种像蘑菇的地衣

说起来有点让人吃惊,140年前,显微镜就发明了,人们就可以看到很小的东西了。但是居然到最近才发现地衣里面有第三样东西。这是为什么呢?因为第三样东西很像第二样东西。

在显微镜下,地衣看起来像一块外皮坚硬,内里多孔松软的“法棍”面包。藻类和子囊菌都镶嵌在坚硬的外皮里,子囊菌的菌丝向内分出枝丫,而外皮最表面那部分,就是担子菌。

因为担子菌在显微镜下很像子囊菌的横截面,所以这么多年来无数科学家其实都用显微镜看到过担子菌,但还都以为到自己看到的是子囊菌。

托比在观测的时候用了一个小技巧:每当在显微镜下看到了藻类就用发红光的分子(荧光物)给它贴一个标签,每当看到了担子菌就用发绿光的分子给它贴一个标签,每当看到了子囊菌,就用发蓝光的分子给它贴一个标签。

这样一下就能直观地看到,几乎所有地衣样本都同时发三种颜色的光。这就说明,确实几乎所有地衣都是三样东西的共生,而不是两样东西的共生。

语法部分

本次5月北美SAT语法考试难度适中,有一篇关于漫威电影Black Panther《黑豹》的文章,涉及的考点较难,考生疑问较多,其它三篇文章分别讲了美国阿拉斯加历史上种族歧视与隔离的问题,海胆与生物转化,以及大学的企业家精神教育。

具体涉及到的考点有:

标点符号

本次考试中有两个标点符号相关的题目,让考生很纠结。

1. 在Black Panther的这篇文章中,有一道题目对一组名词划线,考点是判断标点符号的使用,提供的选项有分号,冒号,还有逗号。这个题很有可能考察的是平行结构及标点的使用。

对于一般的平行并列结构,用逗号将几个平行项隔开即可,比如apples, bananas, and pears

有时也会出现特殊复合平行结构,比如2017年12月北美34题

这里出现了两个级别的平行,首先有个内部的定语平行strong, bold以及simple, somewhat abstractrecurring,其次是大结构的lines, forms 还有palette平行,这种情况,形容词部分用逗号,而三个名词则用分号来表示平行,这样可以很清晰的看出平行关系,如果全部用逗号,不做区分,会很容易引起歧义。

因此在遇到此类题目时,一定要先对其中包含的平行结构进行分析,确认有哪些平行后,再在合适的位置,使用正确的标点符号。

2. 第二道与标点符号有关,考生比较纠结的题目问到在…cavities, or pits…这个结构中,pits后面是否需要加逗号呢?

此处我们能看出or的前面已经加了逗号,说明or sth是对前面这个词的一个补充说明,pits是cavities的另一种说法,所以or sth部分相当于一个插入语,前后都需要逗号,这也是SAT语法中的一个重难点。

主谓一致

SAT语法考试中,主谓一致的题目一般不会缺席,这类题目看起来跟时态题很类似,遇到此类题目,先不用担心时态,一定先仔细的辨认一下句子真正的主语是什么,然后再确定动词是用单数还是复数。

这次考试有一道题目,主语是 the native peoples需要考生判断之后的动词是were还是was,people加复数,意思是多个民族,那么谓语动词应该用were。

非限定和限定性同位语

此次考试还有这样一个考点,Michael, a student from the program, robbed the fridge. 题目要求是判断a student from the program这个部分的前后是否需要逗号,此处我们要判断这个信息对于前面的Michael是限定信息还是非限定,以及Michael是否需要限定。

根据意思,能看出这个同位语是对Michael身份的补充解释,而且Michael本身也并不需要再被限定了,即使删除这个信息,对原句Michael robbed the fridge的意思影响也不是特别大,因此属于非限定的修饰,那么此处同位语作插入语,在句中,前后都需要逗号。

其它考点

篇章理解相关的题目,对于不少考生来说仍然有难度。比如选择过渡句的题目,正确答案需要能承上启下的。排序题,要寻找一些关键词,比如出现了still,就可以帮助定位。

文章总结题,需要选择一个合适的quotation去总结文章,那么首先要确定文章主旨大意,再选择最匹配的quotation。

还有增减句子的题型,一定要考虑增或者减的理由的合理性,尤其是上过咱们SAT备考课程的同学,做题时记得参考老师总结出的做题技巧和规律。

数学部分

整体难度适中,考察了较多几何的问题。有三道题目对相似三角形的判定以及性质进行了考察,需要对相似三角形知识点有比较扎实的把握才能够做对。还有两道题目考察了圆心到圆外直线距离的相关性质,考察的比较简单。

幂函数是以比较常见的形式考察的,考察运算性质以及结合图像的问题,后者可以通过代入特殊值解决。美本SAT

统计方面对标准差的定义及解释和中位数的定义进行了考察,中位数的问题涉及数据较多,其他方面和以往的考察方式都比较相似,难度不大。

更多留学干货内容,欢迎继续关注美国留学网及我们的官方微信服务号。

更多留学申请规划问题欢迎扫码免费咨询

美国留学网
美国留学网

留学问题轻松问

本人允许通过电话形式联系,确认咨询需求